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云氏宗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未来的几天,云溯总是向云寒蕊询问关于云谏和明萦心的过往,云寒蕊能说的都告诉了云溯。

    短短几日,云溯感觉自己更加的了解自己的父母,脑海中可以想象出明萦心的模样,云谏也没有那么冷峻,像是一个乐观开朗的大男孩。

    云溯站在“月”字院中,双手已经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上、间、下玄三境称之为人之九境,每个境界又有九重之分,九重的分类只不过是将当前境界细分,让人能够逐步掌握该境界,每一重都有自己独特的作用。通灵境最主要的是引气入器,冥心境最主要的是内修,开发真元之气。”云思远双手叉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过《冥心诀》,里面有冥心境修炼的详细记录。”云溯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云思远点了点头说道:“这几天你也看了村中各种书籍,心魔瘴通过以后,现在可以修炼天道修罗了!一道:蛮荒之力,开启需要控制丹田内的灵气涌入心脏,增加血液的流速,这就需要二重——意盘成龙的协助。”

    二重——意盘成龙,操控体内灵气来回自如,大成之后,可以控制真元之气在体内的散布。

    在云思远的示意下,云溯盘腿而坐,运转周天,让灵气散布于身体各处。

    意念不在散布于丹田内,经过调整,慢慢的顺着经脉散布于身体各处。

    灵气散布身体各处的时候,可以通过身体自身的感觉,察觉到灵气的存在,而要控制全身的灵气,则需要强大的意念力。

    慢慢的抚摸灵气,真元之气消失以后,灵气开始活跃起来,对于意念的控制难了几分。

    云溯睁开眼睛向着云思远发问道:“思远哥,这个冥心境的二重为什么不调整至后面,而要一开始就修炼意念力,先进行真元之气的修炼不是更加的快捷吗?”

    云思远笑了笑说道:“真元之气在通灵境的时候,离开丹田就会慢慢的消散在身体内,修炼意念力,可以最大程度的控制它,这是经过无数代人经过亲身经验,而确定的顺序,当然,历史在进步,等你修炼完,你也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,以后出书也是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云溯不在疑惑,冥心调整意念力。

    意念力开始撩动灵气,灵气出了丹田,指向哪,灵气就一窝蜂的涌向该处。

    利用丹田的吸引力,重新将它们吸收进入丹田容易,可是控制单个灵气的游走、停留,却难了百倍。

    云溯需要做的就是要将那一颗颗星点灵气,慢慢的从星点中剥离出来,然后掌握它,让它顺服自己的意念。

    身体各处散布着无数的灵气星点,一开始抽离的时候,它们会相互吸引,连接成线。

    云溯不断的失败,不断的尝试。

    凝聚成星的灵气活跃了许多,没有丹田的吸引力,控制它们难的太多了!

    云溯轻轻呼出一口气,重新将身体各处的灵气,吸收进入丹田。

    意念力漫布在经脉上,堵住通入丹田的通路,每释放一颗灵气,便控制它游走到指点的位置,而不是像之前那般,任由一股股灵气冲出丹田。

    “一颗。。。两颗。。。”云溯身体冒着热汗,滴答滴答的从衣服角滴落。

    南方的气候,就算进入了秋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炎热。

    灵气颗粒散布身体各处的时候,再将他们一颗一颗的收集回丹田。

    万事开头难,布满身体的灵气产生的同性吸引力,绝不亚于此时丹田的吸引力,抽离一颗回丹田,剩余的意念力,便要抓牢其余的灵气颗粒,不让他们将这颗灵气吸收。

    全部的灵气颗粒重新回到丹田之后,已经是朝霞晚夕。

    “一境分为九重修炼,难度降低了不少,如果没有这九重的分类,哪天底下的修仙者,必定会少了不少!”

    云溯缓缓起身,他的衣服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不知有多少回。

    月朗星空的夜晚,没有雨水的浇灌,闷热了许多。

    云溯盘腿坐在床上,继续着二重的修炼。

    虽然云溯体质很差,可是他的精神力和意志力却是最强的。

    “灵气灌入心脏,强行拨动心脏,增加血液的流动。不知道身体低不低得住!”云溯自言自语的说着,他又做完了一次灵气的释放与回吸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开始将灵气释放到心脏。

    “咚。。。咚咚。。。”

    心脏的跳动越来越快,身体的血管开始暴凸起来。

    天道修罗,能够持续拨动心脏多久,就能释放多长的时间,但是与体质有关,体质差的人,几分钟就会消耗尽体力,无法维持灵气的拨动,体力的消耗又与真元之气有关。

    云溯缓缓的睁开眼睛,身体肌肉暴涨,五感清晰了许多,大黑的打鼾声犹如惊雷一般,在脑海中炸响。

    周围的灵气开始慢慢的波动,灵压开始形成。

    大黑突然间睁开眼睛,跳起身来,看着眼前的小孩。

    眼前的小孩不在瘦弱,身高也上长了几分,肌肉将衣服慢慢的撑起,眼神中多了几分戾气。

    “嘿嘿!大黑,让你看看我的新武技!”

    云溯说完,挪动身体,站立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灵压重压向大黑,大黑有些不舒服的眯起眼睛,尾巴高高的竖起,身体慢慢的下压,体表的毛发慢慢的竖立了起来,好似在做着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嗒!”

    云溯刚走出一步,身体一阵萎靡,“咚”的一声,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哇。。。疼!疼!疼!”

    云溯急忙消散灵气的拨动,捂着鼻子,鲜血从指缝间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消散了灵气,但是血液的流速还是很快,对于刚修炼的云溯来说,一个小伤口足以致命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怎么消耗体力。。。我怎么感觉好困。。。啊~”

    云溯打了一个哈欠,伸手就像去抓床沿,眼皮一搭,手一松,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整天的修炼,体力不足以维持天道修罗开启。

    大黑放下直挺的尾巴,踱步走到云溯身前,俯视着云溯恢复寡瘦的脸盘,伸出大红舌头舔了上去,粘稠的口水慢慢的被皮肤吸收。

    人类破点皮都喜欢涂点口水,不知道大黑的口水是不是也有神奇的功效,云溯的鼻血不再流,呼吸声也变得平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大黑利齿扯着云溯的衣领,想要将他拖上床,扯了三四下,云溯犹如死猪一般,稳稳的爬在地上,口水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大黑松开衣领,鼻子轻轻的呼出一口,跳上床,扯动着被褥,将它盖在了云溯的身上,看了一眼被侵占的领地,自己跳在床上,蜷成团,渐渐的睡去。

    云长福站在木窗前,看着瘫倒在地的云溯,笑着摇了摇头,背过双手,捏着拐杖,悄悄的离开了“水”字院。

    云溯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回事?我怎么睡在了地上。。。”云溯迷糊着眼睛,向四周看去。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