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顶点小说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0章 顶流的小乖崽(6)(1)

    《你所不知道的偶像》迎来了他们历史上最高的流量。

    因为, 两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大明星,带着两个超级可爱的孩子,站在倒数一站的站点上, 打劫了!

    被打劫的嘉宾心底都在疯狂mmp:

    这他妈都打卡到这个地步, 赚这么多积分了,有必要抢他们的百分之三十?

    虽然他们心底也有些蠢蠢欲动,想要做一做节目组说的“pk”, 但那也是为了节目效果啊!

    哪有这种一言不合就打劫的?

    打劫的两个劫匪没有半点自知之明, 他们已经各自拿了一血了,旁边的小朋友高兴得差点跳起来。

    虞然这边,可怜兮兮的何小星眨巴眨巴眼睛:“哥,我能走了吗?”

    虞然:“随意。”

    反正,分已经到手了。

    何小星竟然有十五积分!

    四舍五入下来, 他也拿了五积分。

    如果之后的分都这样,他也可以攒到十多积分, 足够了。

    虞然思考着怎么给小胖崽拱到第一名, 小胖崽低头,认认真真地数积分。

    “1, 2,3……”数到一半, 希希突然抬头,看向爸爸,“爸爸,这,这是几呀?”

    虞然:“……刚刚在数什么?”

    希希抬头, 小天使一般的脸蛋上带着理所当然:“数数呀。”

    “哦, 厉害, ”虞然已经可以面无表情地夸赞小朋友了,他指了指这个数字,“这是五,我们经过努力,有了五点积分了。”

    还没走远的何小星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妈的,这话也就虞然敢说!

    每一个打卡点都有自己的pk规则,前面都是带崽比拼,这里可好,说是给崽崽看看你威武强大的爸爸。

    让爸爸比拼。

    何小星在比拼的时候,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弹幕不清楚,粉丝不清楚,他这差不多一同出道的能不清楚吗?

    当年虞然参加比赛,直接就被称为大魔王,是真大魔王,节目组指什么,他会什么。

    何小星这个唱跳全能,还被虞然指点过。

    他能和虞然比什么?难道大魔王重心转到原创去了,低调了,就不是大魔王了吗?

    何小星恨恨走远,抱着小孩带着一股子沧桑,身后,那位已经低调做人的大魔王还在教育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比我厉害,后面还要赚积分,你可以给他们二次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真哒?”

    “嗯,靠脸都能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崽崽,聪明!”

    何小星悄无声息地离开伤心地,虽然被打劫了五积分,但他肯定是第一个到达最后一个打卡点的。

    不慌。

    何小星想着,低头给孩子道:“星星,是爸爸无能,这一次,爸爸带你找回面子!”

    名字也带星的孩子点点头,腼腆笑了下:“好!”

    何小星握拳,抱着孩子冲向最后一个打卡点,还没踏入就听见了一个没有丝毫感情的女声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的通知您,最后一个打卡点是集体pk圣地,需要集齐六个爸爸,才能开启哦。”

    何小星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难怪,难怪要在上个打卡点打劫qaq。

    他早该清楚!

    这个打卡点因为主要是爸爸的比拼,小朋友自然就空了很多。

    希希抱着五个积分,像是守护宝藏的狗狗一样,紧张兮兮的。

    “下,下一个是,凶凶的嘛?”希希看着他爸不是特别靠谱的样子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虞然听着不高兴:“能有我凶?”

    崽崽想了想,重重地点头:“爸爸,超凶!”

    虞然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但是,并不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【这有什么好比的?比凶?节目谁能比你凶?】

    【哈哈哈哈崽崽刚肯定,某人脸就垮了,这是什么小学鸡场面!】

    【别提了,我双开,隔壁影帝,不说一模一样,只说相同的幼稚。】

    【别人:爸爸带你赢,这边:爸爸超级凶。】

    【叹气,虞然下次别接这个节目了,怎么跟个傻爹似的,别参加,孩子给我就行。】

    傻爹虞然在等人来的路上,还找了个山水宝地,将小胖崽放到那坐着。

    希希紧紧抱着计分器,眼巴巴地看着场内。

    很快,第二个嘉宾也到了。

    是宋旭然。

    虞然不着痕迹地挑了下眉头,言简意赅:“打劫,来pk。”

    宋旭然站定,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他可以看出,身后的打卡点还没有被打卡,可,如果是两组争夺打卡点,是不会进行扣积分的,只有明确是进行掠夺的这种pk,才会导致百分之三十的积分流失。

    不过宋旭然并不想和虞然打卡,他知道,只要自己和虞然同框,哪怕自己公关得厉害,还是比不上对方能吸粉。

    不然,虞然也不会被他连着黑了这么久,依旧如日中天。

    宋旭然想了很久,直到他身后的孩子总算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,怯怯地站在他身后,他突然笑了下,“虞哥,你们好快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快,刚到。”

    宋旭然憋了憋,笑得有些勉强:“虞哥,我们才刚到,小孩儿都还在喘气呢,要不这个打卡点就我们两个大人pk吧,虽然我也跑了挺久,不过也没多大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虞然听了半天,有些不理解:“什么pk?我打劫啊。”

    宋旭然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虞然懒得等他唧唧歪歪,“打劫,跟打卡点没关系,就我俩,你选题目,咱俩比,够公平了吧?”

    宋旭然深吸一口气,“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问导演了,打卡遇上pk,优先pk,”虞然觉得自己说得很清楚了,“开始?”

    希希抱着计分器,大声喊他爸爸:“爸爸,叔叔想要,休息哦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,当土匪哒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虞然没好气地答应了声,转而指了指希希在的地方,“有座,休息好了叫我。”

    他们父子俩的一唱一和,简直将宋旭然放到了炙烤架上。

    【不是吧不是吧?宋娇娇竟然还需要休息吗?我们何小星当时都没休息呢!直接比。】

    【本来就不公平啊,我们然然刚跑过来一点力气都没有,他虞然不是占便宜是什么?】

    【热知识:题目由被打劫者指定,打劫者挑战失败,还得返还百分之三十积分。】

    【人家黄导还是很公平的,虽然打劫的可能保存了实力,但是被打劫的可以指定题目,双方上,其实还是打劫者吃亏。搞不懂你们然粉说的什么。】

    【哈哈哈哈小胖崽不说,我还真没想到宋旭然想休息呢。】

    【害,这还不够明显吗?一个劲说孩子累了,说自己跑了好久,小孩儿都能闻出来那股白莲味。】

    【我猜,某人肯定会说:不用了,我也不是这么娇气(狗头)】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也不是这么娇气的,”宋旭然说着,摸摸鼻子,似乎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他推了推身后的孩子:“宝宝,你去跟另一个小朋友坐着等爸爸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朋友怯生生地点头,转身跑到了希希的面前,不打扰这个不太好相处的爸爸做事情。

    他声音轻轻的:“请,请问,我能坐这里吗?”

    希希歪了歪脑袋,咧出了笑:“好的呀!”

    他看那边,虞然正在低头和宋旭然选题目,自己也放心地和小朋友交谈。

    “崽崽叫希希,你叫,叫什么呀?”希希好奇地看着这个小朋友。

    对方脸颊通红,看着好像还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小朋友缩了缩,声音很低:“我叫,高子橙。”

    “噢,橙橙呀!”希希点点头,凑近了些许,高高兴兴地给新朋友橙橙介绍自己爸爸,“那个,那个,海绵宝宝的,是崽崽爸爸!”

    希希非常骄傲地给小朋友科普,“爸爸和崽崽,穿,亲子装噢!超好看!”

    他拉长了自己的衣摆,眼睛亮亮地看着小朋友。

    橙橙也很羡慕地看了看希希的衣服,声音很小:“我没有爸爸,不能穿亲子装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嘛?”希希眨眨眼,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对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候,那边选好题目了,他双眼一亮:“那,那看崽崽的,爸爸吧,他超凶,超腻害!”

    橙橙震惊地睁大眼:“很,很凶吗?”

    希希想了想,摇摇头:“对崽崽,不凶,对别人,凶凶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半低头,做了个“嗷呜”的姿势:“像,像狗勾一样,嗷呜!凶凶哒!”

    橙橙被吓到了,看向宋旭然,眼底带着担心。

    希希满意了,拍拍肚皮。

    他爸爸超级腻害的!

    【草哈哈哈哈神他妈像狗勾一样!】

    【救,救命,为什么我儿子这么可爱!姓虞的抓紧给我把儿子快递过来,别不识抬举!】

    【我发现小宝贝和虞然有点像欸,要是虞然像宝贝一样说,我超凶……】

    【哈哈哈宝贝,再嗷呜一声,阿姨给你糖糖呀。】

    【瞧瞧我们希希,多厉害,一下子就把人家小朋友给吓到了。】

    腻害的希希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紧紧抱着胸口的计分器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爸爸。

    见到爸爸的目光扫过来,还特兴奋地跳了起来:“爸爸,加油鸭!”

    正打算放弃的虞然扭过头,努力镇定,“行,你先我先?”

    宋旭然有一瞬的震惊,不过很快又笑着道,“虞哥先吧,我靠后来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他比虞然粉丝还要了解虞然,所以在指定比赛项目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地指定了女团舞。

    还是那种跳起来特别带感的女团舞。

    他知道,虞然这个人好面子,几乎不会跳女团舞,除非是为了突破自己,不然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宋旭然选了,他知道,这时候虞然肯定会为难,那他顺势提出不比了,他们打卡点pk就行,这样还能展现他的大方善良,同时也能给虞然贴上没种的标签。

    没想到虞然竟然愿意比?

    忧心忡忡的宋旭然站在旁边,等着舞台中央的虞然开始动作。

    只能希望虞然跳起来比较僵硬,给他一点获胜的空间了。

    pk台中央,虞然找了个位置站好,朝着小宝贝在的方向瞥了眼。

    那边,小宝贝甜糯糯地跳起来:“爸爸加油,崽崽,超~喜欢你哒!”

    虞然深吸一口气,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不就是跳舞吗,挑什么三捡什么四!

    跳就是了。

    【他这是要跳舞?他会跳舞吗?】

    【新粉?虽然虞然已经三年没登台跳舞了,但他当年确实是靠舞出道的,被称作大魔王来着。】

    【三年没登台了,也不知道跳起来会不会辣眼睛,欸,希望我崽别哭。】

    【希望 1,等等,这是什么舞来着?前奏好熟悉。】

    【好像是挺有名的一个女团舞吧,超级带感。】

    【emmm,完了,我崽要哭了。】

    【我崽要哭了,虞哥,快哄崽!】

    还好虞然不知道,不然非得给这些粉丝一个个拉黑不可。

    还好,对方指定的这个舞蹈虞然确实有简单扒过,别问为什么扒,问就是为了学习。

    反正,这舞对虞然来说,只要不是面子大过天,他都随时可以c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富有节奏感的音乐中,他动作没有一丝的多余,踩点什么的,都可以堪称标准,甚至即兴发挥的动作,也都带着一丝自己的特点在,非常地吸引人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他那张脸,那刚劲的动作,明明是非常带感的舞蹈,愣是被他跳出了一股凌厉的锋芒。

    观舞的希希崽看不懂厉不厉害,但是他知道,他爸爸肯定能行。

    所以,在虞然那边动起来的时候,崽崽就开始大声地给虞然加油,当一个靠谱的啦啦队。

    小朋友奶声奶气的,声音却超级大,比哭的时候声音都大,还能传到隔壁的pk站点,让白珩眨眨眼,勾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场外,希希一个人叫着还不行,他要拉着新认识的哥哥一起叫。

    “你,你得和崽崽,一起叫加油呀,”希希说着,转头又像个小粉头一样,欢脱无比地加油,“爸爸,腻害!爸爸,超凶!爸爸,爱崽!爸爸,么么哒!”

    小朋友一边喊,一边扭着屁股,甚至还一蹦一跳的,虞然跳得都没有他带劲!

    要是节目组要给一个气氛冠军的话,希希当仁不让!

    等最后一个收尾后,虞然喘着气,连结果都没看,第一时间就往希希这边跑。

    他半蹲在地面上,故作冷静:“跳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希希给了爸爸最大的肯定:“超好看!超腻害!崽崽超喜欢哒!”

    虞然听着,微眯眼睛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哒!”小宝贝点点头,咧开笑容紧紧抱住虞然,“崽崽,也好想学,学来,跳给爸爸,康!”

    虞然被夸得晕晕乎乎的,他也抱紧胖嘟嘟的小崽子,声音努力平静。

    “行,我教你,别人享受不到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“好噢~爸爸超级好哒!”希希甜甜地夸爸爸。

    虞然被夸得忘乎所以,半晌后才想起来他在比赛。

    他抱着小胖崽走到宋旭然旁边,有些惊讶:“跳完了?裁判怎么说?”

    还没开始跳的宋旭然笑容勉强:“虞哥,我还没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”若是平时,虞然肯定会嫌弃的问怎么这么慢了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虞然高兴。

    他只是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告诉宋旭然:“开始吧,我儿子等不及了,想跟我回去学舞。”

    然后低头捏了捏小朋友糯糯的下巴,像是碰上了什么新鲜事物一样。眼底带着笑。

    希希也不躲,直接歪着脑袋问,“你,你高兴呀?因为,因为崽崽,说你腻害嘛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事实?”虞然皱眉盯着小胖崽,在对方深黑的眼底看到了一丝异样,赶忙加了一句,“主要是你说的,所以高兴。”

    希希放过了爸爸,傲娇地哼了一声,低头蹭蹭爸爸的脖子,奶奶地开口,“所以呀,崽崽,也喜欢爸爸,夸崽崽嘛!”

    小朋友现在是知道了,没有记忆的爸爸就像个小贝壳,需要崽崽撬开,才能看到里面的小珍珠。

    所以,崽崽要告诉爸爸,他想要爸爸多夸夸他。

    想要夸夸的希希强调:“崽崽,想当小祖宗!”

    虞然一愣:“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希希不高兴,鼓了鼓脸颊:“是,是小祖宗,不是玩意儿!”

    “行,不是玩意儿,”虞然顺着小孩儿的话走,“你是我祖宗,我爹,我爷爷,行不?”

    “不行呀。”希希摇摇头,委委屈屈地,“当爹,崽崽就,就要宠你们,你们不宠,崽崽哒!”

    虞然张张嘴,半晌都没能说话。

    显然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他迟疑了会儿,给小孩瞎灌输理念:“别胡说,我是你爹,你不宠我吗?”

    希希也迟疑地点头:“崽崽,宠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了,”虞然挑眉,非常自信,“当爹,儿子得宠,还得听话,爷爷也是一样,是长辈,懂吗?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都会打赌说,输了叫爸爸,就是因为爸爸好处多啊。”

    虞然说着,旁边的小胖崽嘴巴就慢慢地长大,好像在告诉虞然,他懂了什么新知识,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这,这样啊。”希希想了想,捏着虞然的耳朵,奶奶的声音里带着严肃,“那,那你得叫崽崽,爹!崽崽,想当爹!”

    虞然:“……不是,崽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妈的,一时的胜负欲,竟然让他栽进了坑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