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顶流的小乖崽(17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 虞然和白珩就捞着两个小崽去了当天下午没去成的动物园。

    a市市郊的动物园需要提前一天购票,每日接待客人最多一千人,据说这些条件都是为了给来游玩的游客更好的体验。

    这也方便了虞然他们, 哪怕在里面直播,也不会引起骚乱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他们一家四口早早地就进了园里, 开启直播做准备的时候, 小朋友还在小脑袋一点一点的, 看着有些困倦。

    “昨晚做鬼了?”

    虞然皱眉看着小胖崽睡眼惺忪的样子,不解。

    昨晚他们不是睡得挺早?

    白珩笑着抱起小胖崽,给对方靠自己肩上休息会儿, “那就再睡会儿,小孩儿容易犯困。”

    他本意是给小胖崽做辩解的, 但虞然没多少小孩儿常识,闻言, 眼睛不自主地转到了一一身上。

    一一慢半拍地抬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虞然默不作声地抱起一一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一一:“?爸爸, 我不困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 过会儿再去玩, ”虞然面不改色, 抱着一一开始找地方坐, “小孩儿容易犯困,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一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昨晚九点就睡了,睡了快十个小时,怎么也困不了啊!

    但是一一抬头, 一眼就看见希希睡得超级香甜, 想到昨晚某个大半夜还在翻滚的团子, 一一还是默认了他们容易犯困的体质。

    虞然的肩膀对孩子来说, 足够宽阔,也足够温暖,一一本来只是靠一下的,没想到在和煦的秋风下,还是渐渐闭上了眼睛,睡得很安静。

    白珩稍稍瞥了瞥,勾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两个小朋友回笼觉睡醒后,已经快九点了。

    希希揉着眼睛,看了看周围,还有些发懵:“这里是,哪里呀?”

    “动物园,”他爸爸随手给他递了个开封的面包,“快吃,吃完去玩。”

    希希呆愣愣地双手捧面包,看着爸爸和安静吃面包的哥哥,缓缓将脑袋歪了歪。

    等小朋友记忆回笼,知道他们今天的行程后,哥哥已经吃了大半了。

    “好快哦,”希希崇拜地看着哥哥吃面包,自己也大口咬起来,“崽崽,也快快!”

    他低头大口地嚼着,不小心还会将奶油蹭到嘴巴上,脸上,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虞然定定地看了几秒,第一反应是掏手机拍照。

    白珩忍笑,“小朋友的丑照,是不是可以围地球一圈了?”

    虞然随口回答:“可能吧,就没美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希希狗狗耳朵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希希怎么拍都好看呢。”白珩瞥见了小朋友警惕的样子,继续抬希希。

    虞然没注意,他在修照片,“嗯,一一的好看点。”

    希希张张嘴,想想超过他的是哥哥,还是没开口。

    算啦。

    崽崽可以让一让哥哥哒!

    大度的崽崽三两口吃完面包,将包装袋递给爸爸,得到爸爸湿巾擦拭,变成了一个干净崽。

    干净崽崽牵着哥哥的手,开始一起讨论他们要去哪玩。

    等两个崽崽做好决定,一起按着地图上指示的方向走,身后,跟拍也开启了摄像机,总算让大家挤进了直播间。

    【总算开直播了,蹲得腿麻。】

    【今天怎么这么晚?隔壁胡酒他们的好像也现在才开直播。】

    【好像官方说,是为了尽可能避免大家聚集造成混乱?】

    【!这里不是xxx动物园吗?需要预约的那个!】

    【emmmm……这个,有什么好害怕造成混乱的?也进不去啊!】

    【呜呜呜羡慕今天去xxx动物园的姐妹,昨天我闺蜜让我去我没去qaq】

    【啊啊啊我就在里面!我要偶遇小胖崽,亲亲抱抱举高高!】

    在镜头里,两个崽崽背对着跟拍,穿着可可爱爱的狗狗连体衣,一路跟着在路上跳着走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走路不稳的小胖崽跳着走,哥哥努力地给崽崽做拐杖。

    小胖崽明明底盘就低,偏偏还要跳着走,三不五时就歪一下,偶尔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啃泥,被哥哥揉揉脑袋抱起来,又继续拍拍灰尘往前走。

    白珩看着希希摔了四次后,忍不住,将自己靠在了虞然肩颈。

    “噗咳咳咳……”他额头抵着虞然,胸腔发出一阵轻颤,“这不怎么聪明的样子,一看就不是我的种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像我?”虞然冷笑一声,将白珩脑袋推开,对着小胖崽和一一说,“一一,让你弟别蹦跶了,都摔成饼了。”

    一一眨眨眼,捏了捏小胖崽的手,“爸爸说你可爱,再蹦就忍不住抱你了。”

    希希笑容扩大:“好哒,崽崽,不蹦啦!”

    很好哄的小朋友乖乖地走路,走到一半,突然哇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了狮馆。

    这里有着大大小小各种的狮子,人从空中的玻璃隧道穿过,可以直接看见底下的各种雄狮。

    甚至因为隧道不算高,这些狮子稍稍跳起来,就能碰到玻璃隧道,近距离观看狮子。

    希希脸都要压在玻璃上了,认认真真地看着狮子,好奇抬头:“为什么,没有狗勾呀?”

    狗狗,不是超凶嘛!

    一一想了想:“狗狗太凶了,不敢关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希希凝重地点点头:“崽崽,知道呐!”

    【???狗勾太凶了,不敢关在这里?】

    【哈哈哈哈终于知道崽崽的认知偏差怎么产生的了!】

    【换个角度姐妹,说不定就是因为希希觉得狗勾凶,哥哥才骗崽的!】

    【骗崽!希希宝贝快醒过来,哥哥又骗崽了!】

    【别说,小朋友一本正经的样子,还挺唬人。】

    “你儿子还挺唬人,”白珩看着一一的样子,摸摸下巴,“厉害了,难怪小胖崽被他哄得服服帖帖的。”

    虞然一时间,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!

    可不是,他们从没有见过哪个小朋友,说瞎话的时候,还能一本正经地说得像一加一等于二一样的遍布真理与自信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们见识多,都要怀疑,是不是真的是狗狗太凶了!

    他勉强给儿子解释:“说明他聪明,说话有信服力。”

    【哈哈哈哈好一个有信服力,以后的一一肯定是领导级人物!】

    【说不定是下一个可恶的资本家,让我给他心甘情愿的007!】

    【咳咳,可以预定一个员工位吗?十几年而已,我等得起!】

    在弹幕的玩闹下,一一和希希继续往前走,两个小宝贝一路走过去,遇上每一个展馆都要评头论足一番,主要是一一给希希讲,希希哇塞星星眼。

    全程用不上可怜的爸爸们。

    哪怕爸爸们插嘴,希希小朋友也会严肃地让他们等哥哥说完。

    一场亲子动物园旅游,成了儿童组和爸爸组的组队,两个老父亲都无聊得打哈欠了!

    “快中午了,”虞然看了下表,提高音调,“走了,先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小朋友可怜巴巴:“再,再看一个馆,好不好呀?”

    “不好,”白珩走上前,揉揉两个小朋友的脑袋,“快中午了,会很晒。”

    他们三言两语敲定了行程,霸道得像个封建大家长,弹幕也笑成一团。【哈哈哈哈我们白珩已经强势加入话题七次了!这次总算得到了崽崽的注意1】

    【不说别的,我虞也强势凑近不下五次了,小朋友的友谊,插不进两个爸爸!】

    【去吃饭去吃饭,爸爸们说得没错,马上中午就开始晒了,先吃饭,下午不晒了再出去玩也可以!】

    中午这一顿还是要吃点好的,下午的一顿在简单吃一吃,回家做一顿好的。

    计划得很全面,两个爸爸强势抱着还没看够的崽崽们往动物园的餐厅走。

    作为一家需要提前预约的动物园,这里的自助餐厅确实很好吃,这也是很多人愿意花时间和精力金钱过来玩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他们来的时候,差不多刚好十一点多,餐厅的人不是特别多,虞然他们准备在餐厅度过这最热的时间,下午些再继续去极地馆转一转。

    找了个靠边角的位置放东西,虞然和白珩各带着一个小朋友去拿餐。

    因为希希太矮了,站在地面上连有什么菜都看不清,不得不借助爸爸帮忙抱起来。

    虞然一手拎着盘子,一手抱崽,等看见崽想吃的东西,则半蹲着,让崽崽夹菜放到自己的盘子里。

    这里的餐厅等小崽夹得差不多了,他们才一路返回位置。

    刚走近,虞然就有些惊讶地挑起了眉。

    面前,一个穿着非常非染着粉头发的青年,正在安顿自己带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“只有这些了?这里的东西想吃多少吃多少,没有喜欢的了?爸爸帮你点的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他耐心可靠的样子,让周围一些上了年纪的游客都震惊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看着没长大的孩子,都有儿子了?

    还不等他们想清楚,虞然抱着崽语气懒散:“胡酒?”

    胡酒下意识抬头,看见虞然双眼一亮:“虞哥,你们也来动物园啊!”

    “拼个桌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两人三言两语就说好了,一起找了个大一点的桌子,将餐都放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胡酒仔仔细细给自己带的小朋友围饭兜,抬头笑了下,“虞哥,恭喜!”

    知道他恭喜什么的虞然有些不自然,“嗯,谢谢。”

    这打哑谜一样的操作让弹幕心痒死了,他们甚至开始思考,胡酒是不是也和虞然有一腿。

    弹幕纷飞的时候,白珩也带着一一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略作无奈地放下餐盘,“差点以为你丢了。”

    虞然面色不变:“我有给你发微信。”

    白珩也就是逗逗虞然,闻言也笑了起来,他对着胡酒稍稍颔首,没有过多的搭话。

    胡酒对着这个曾经的旧恨,轻咳一声,开始找话题,“对了虞哥,我下个月去x国巡演,我能让张姐时不时送我家荣荣找你家孩子玩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本来想带着走的,但是怕去那边水土不服,小孩儿免疫力还不太行,”他说着,叹了口气:“荣荣有点内向,我怕我去工作了,他一个人在家,憋自闭。”

    胡酒说着,揉了揉身旁的小朋友,小朋友稍稍红了红脸,没有躲,就是脑袋埋得更低了。

    虞然听着,点头:“可以,我近期都不跑通告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发现不对,“等等,你家荣荣?”

    胡酒一顿,恍然大悟:“对,忘了和哥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上周和这孩子处得挺投缘的,加上工作也开始不忙了,干脆收养他了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【!!!收养!胡酒酒这么年轻就要养孩子了?】

    【我记得三十岁以下的监护人领养需要每年走访三次以上吧?这么麻烦,胡酒也不在意吗?为什么?】

    【恍恍惚惚,原来胡酒和虞然真的认识啊,节目里的时候两人表现得像是没交集一样……】

    【哈哈哈实不相瞒,虞然和唐可馨也表现得像是不认识一样!】

    【不是,胡酒这事业刚刚红火,怎么就领养孩子了?】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