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顶流的小乖崽(24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等两个小朋友跟导演说完手牵手回来的时候, 虞然他们肉也处理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两人用大盆将各种肉分类放好,提拎着等着小宝贝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都不差力气, 相比起更重的两个小宝贝,这些肉抱起来比较繁琐,白珩干脆自己拎东西,让虞然抱崽。

    被抱着的希希紧紧锢着爸爸的脖子,奶声奶气地唱歌:“小啊白,啊白啊兔……”

    白珩跟在后面忍笑,虽然他家宝贝现在能说六个字了,但唱这首歌的时候, 还是唱得磕磕巴巴的。

    估计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也只有一一才敢给小宝贝纠正, “不是的,小啊白啊兔。”

    希希迷茫了一瞬,迟疑:“小阿白啊兔,啊白啊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一一轻轻皱起眉头, 跟小宝贝念了一遍:“小啊白啊兔, 白啊又啊白, 两只耳朵竖……”

    他给希希纠正着,虞然突然略微往后仰, 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, 对着白珩比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白珩了然, 笑吟吟地单手掏手机,开始点了录音, 随手将手机揣到虞然的帽子里。

    希希小宝贝走神了下, 看见这手机, 刚抬头, 就被大爸爸的一个竖手指止住了,希希了然,看了眼小爸爸,弯着眼睛跟哥哥继续唱歌。

    哥哥唱一句,崽崽唱一句!

    【有谁看见白影帝做什么了?这么大人还玩放东西进帽子那一套?也太幼稚了吧?】

    【不,主要是这东西沉,虞然能感受到啊,他们这有什么好玩的?】

    【肯定不是这个,虞然刚才往后仰,和白珩对视了,我觉得肯定有猫腻。】

    【呃……我好像,看见了一个特别熟悉的界面……录音(轻轻)】

    【草哈哈哈哈多笋呐!大熊猫都快没饭吃了!】

    【欸,希希小朋友还以为大爸爸和他统一战线呢…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哭。】

    【哈哈哈他没注意到小爸爸和大爸爸对了眼神!】

    【没事,希希唱歌好听!我觉得这主要是录一一的!】

    果然,他们走在路上,白珩突然加入两个小朋友的话题,“这个歌对希希来说太难了,希希会唱其他简单的歌的,对吧?”

    希希疯狂点头:“对哒!”

    虞然惊讶:“你还会唱别的歌?”

    希希鼓了鼓脸颊,大声宣布:“崽崽会,葫芦娃!”

    “胡怒娃,胡怒娃,一棵,一个藤上,七个娃……”

    希希越长越小声,下意识地看向一一,眼睛泪汪汪的,等着哥哥江湖救急。

    一一张张嘴,半晌后,小声地吐出三个字: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希希失落极了,低着头叹气:“那崽崽,回去,多练练!”

    没能诱出大宝贝唱歌,两个爸爸还有些失望呢,不过也还好,有了个说唱也不错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回到大本营,捡柴火的胡酒一家已经来回抱了几堆柴了,胡酒拍拍手上的灰,对着虞然一家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虞哥,白哥,你们弄完了?”

    “还差点,”白珩温柔笑着回答,将手中的器具一一放下来,“腌制,想着这一步不难,带着孩子一起玩玩。”

    虞然则放下小朋友,对着胡酒挑眉,“让荣荣跟着来?”

    胡酒高兴:“行啊,乖宝,你先和弟弟们一起腌肉,爸爸捡最后一波柴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荣荣点点头,声音小小的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看着爸爸离开后,才小步地走上前,跟希希他们站在一块,盯着虞然他们做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三个小脑袋并在一起,时不时地哇一声,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,看什么都新鲜。虞然腌制牛肉,找了盐撒上去,旁边小朋友开始:“哇!”

    白珩瞥了眼他们,笑着开瓶倒烧烤汁,旁边小朋友继续:“哇!”

    特别给力。

    白珩好笑抬头,“没见过?”

    “没见过,”希希摇摇头,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里面放了各种料的肉肉,“像,橡皮泥!”

    两个哥哥很认同地点点头,虞然摇摇头,直接将手中分的小盆递到三兄弟面前。

    说是小盆,其实也有些大了,对小朋友来说,比他们脸还大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去揉,”虞然说着,眼尾微微上挑,“像揉包子那样揉,一定所有肉都沾上调料,很均匀,懂吗?”

    希希抱着盆,疑惑:“均匀是,什么呀?”

    虞然头也不抬准备第二盆,“问你两个哥。”

    希希感受到了爸爸对他的嫌弃,撇撇嘴,跟着两个哥哥走到另一边去套手套。

    三个小朋友将东西放在桌子上,你看我我看你,半晌后,荣荣深吸一口气,率先伸手进去,发出惊叹:“好软哦。”

    “真哒?”希希也凑上去,用手指戳了戳肉肉,“哥哥!真哒!”

    他拉着一一开始戳肉肉。

    白珩起初还不太放心地看了几次,确定他们都没有胆大包天地去尝调料后,也就没看了,低头准备他们的食物。

    大人的食物还会多放一点辣椒面,不过这部分不算多,毕竟他们也担心有人不吃辣。

    将手中的肉都腌好后,虞然伸了伸有些酸痛的要背,眯了眯眼:“这弯着腰比跳舞还累。”

    白珩随口说了一句,“肯定的,弯着腿也累……咳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察觉到虞然突如其来的肘击,不由得看向虞然,半晌后,他才想起什么,忍笑:“我说小虞儿,大白天呢,你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”虞然脸色微红,眼底带着些恼怒的水光,“就你有嘴?”

    白珩耸耸肩,很怂地没开口。

    【小虞儿想了什么?展开说说?】

    【欸,好激动啊,到底白珩什么时候开始惹哭崽崽?】

    【噗,怎么可以这样!有车不开去看崽崽哭?你好坏哦。】

    【车?哪来的车?我怎么……哦哦,我想起来了,这东西,小儿科了。】

    【是啊,想开车还不如问我们崽崽,崽崽说的每一句童言童语都蕴含着大人的车车……】

    【哈哈哈哈前面精辟!】

    黄导查看各个直播间的数据时,不由得在心底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,还是白玉火,这些直播间大多数都在几十万左右,偶尔多的流量可以高达百万,但是没有一个直播间像是白玉的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不管是自己所在的直播间,还是崽崽们所在的直播间,稳定观看人数都在五百万上去,高峰期甚至能达到千万。

    下一期,估计就没有这么漂亮的答卷的。

    黄导犹豫着是不是下一期来一个转型。

    时间差不多晃悠到十一点,嘉宾们的任务也都弯成了,黄导没有给他们继续安排任务,只是给他们自己烤肉的时间,并说晚上七点开始最后一项任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黄导更是只在烤烧烤的地方支了个直播间,其他嘉宾的直播间都关掉了。

    观众都要担心他们是不是会赔钱了!

    果然,没有了强制性要求后,宋旭然就以自己经纪人找自己为由,离开了正中心的直播间。

    也许这样会引来不少诟病,但宋旭然继续呆下去,给他的负面影响会更大,他也不想继续浪费时间坐在这。

    杨嘉,何小星和胡酒都是需要控制身材的,能吃的不多,尤其是杨嘉,下一个剧组是要减重的,干脆也没怎么吃。

    就专注地给小朋友烤烧烤,然后和何小星一起聊天。

    【欸,这氛围和我想的不一样。】

    【不吃来做什么烧烤?这简直就是节目组最大的败笔了吧?】

    【别胡说,我们嘉嘉下一部剧是需要减重的,李导的剧,李导多严你们不会不知道吧?】

    【难道这个吃烧烤就不是他们的业务了吗?我寻思既然都是工作,没必要分个高低吧?】

    【还不如专门给我个镜头怼虞然呢,你看人家吃得多香。】

    【有一说一,虞然和白珩吃得是真的香hhh】

    【所以说,难道白珩进的剧组要求不严格?他不需要减重?】

    【好了好了都别揪着这个点了,你看人家不是正温馨着嘛!】

    “哥哥!爸爸,抢崽崽,肉肉!”希希大声地告状,抓着哥哥的袖子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他小爸爸略微抬头看了眼,没哭的痕迹,低头继续烤烧烤。

    白珩笑吟吟地捏崽崽肉,“别胡说,这些肉是你小爸爸烤的,知道什么叫公共财产吗?小爸爸烤的肉,就是公共财产,是我们都可以吃的。”

    希希气呼呼的:“可是,可是这个是,爸爸给,崽崽的!”

    白珩惊讶:“真的假的?来宝贝,咱们喊一声肉肉,肉肉应你我就还给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希希愣了下,低头看了看肉肉,吸吸鼻子,鼓起脸颊:“不,你,你骗崽!”

    他赶忙抓住旁边的哥哥,“哥哥!你看,大爸爸!他,他抢崽崽肉,强盗!”

    一一看着大爸爸笑容满面故意夹肉的表情,一碗水不知道怎么才能端平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夹起自己的肉给希希,“乖哦,哥哥给你肉。”

    希希又吸了下鼻子,暂时决定不生气了,谁知道下一刻低脑袋,发现自己的肉肉又没了!

    希希眼睛瞬间开始氤氲起了水雾。

    白珩含着笑指了指希希对面的哥哥,“这不是还有个哥哥?和哥哥告状啊。”

    希希扁嘴,抬头看对面的哥哥,“荣荣哥哥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【哈哈哈哈小胖崽可怜兮兮,我就知道,哄哭虽迟但到!】

    【别的不提,白珩这贱兮兮的哄崽样子,像极了大多数人家的不靠谱爸爸……】

    【哦,所以我们靠谱的小虞儿是妈妈吗?】

    【靠哈哈哈哈多笋呐!】

    【反正,他们冒出个崽之后,多崩人设我都不会意外了:)】

    【rwkk荣荣小朋友怎么办!】

    【希希好幸福哦,有了个宠弟狂魔一一,现在又有了一个温柔哥哥荣荣,哭都可以找不同人哭了。】

    荣荣哪见过这个阵仗!

    他慌忙地抬头看爸爸,举了举自己的小碗做询问:“可,可以吗?”

    他碗里有很多很多肉肉,他爸不怎么吃,专门给他烤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”胡酒看了眼眼泪马上下来的希希,好笑,“荣荣真懂事,想给就给,爸爸继续给你烤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荣荣赶忙将小碗递过去,“我还没吃,你吃。”

    希希抽泣了下,只是夹了一块肉肉:“崽崽,要一块就,可以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荣荣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他带着哭腔谢过哥哥,拿过肉后,二话不说地就塞嘴里,然后一声不吭地将脑袋埋进哥哥的怀里,紧紧抱着哥哥的腰,不冒头了。

    白珩各种刁专角度歪头,愣是没看见希希的脸!

    好笑:“小朋友这是怎么了?躲在哥哥怀里哭鼻子了?”

    哥哥憋了半天,憋出一句话,“你别逗他了。”

    到最后还是得他哄。

    白珩像个小孩儿一样,委屈巴巴地看一一,“爸爸没逗啊,爸爸和希希玩呢,宝贝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说着看向希希,希希大声道:“对哒!”

    声音闷闷地传出来,有些含糊不清:“等,等崽崽吃完呐,再,再找你!”

    白珩忍了忍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旁边的虞然,也有些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【哈哈哈哈哈论有一个糟心弟弟和糟心爸爸是什么感觉?一一有话要说!】

    【一一:心累,你们能不能让我多休息会儿?】

    【虞然:我就笑笑不说话。】

    【不行了,这到底是什么个沙雕家庭!】

    【白珩还有人设吗?白哥做个人叭!】

    弹幕笑作一团,明明是中午吃饭的时间愣是被他们给看成了吃播。

    拼命嚼肉的希希好不容易嚼完肉了,演下去后,气势汹汹地看向白珩:“崽崽来呐!”

    白珩挑眉:“怎么,来给我送肉?”

    他随后夹了虞然烤好冒着热气的肉,“哇,这次这么多,肯定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希希大眼睛里还含着小泪珠呢,要掉不掉的,还一副奶凶奶凶的样子:“小爸爸!”

    虞然迟疑地抬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虽然但是,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加入这个大家庭。

    希希指了指虞然的帽子,气嘟嘟的:“大爸爸,坏坏,拿手机,放你帽子里!”

    虞然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小爸爸没有如他反应的一般,生气地夺过小碗送到他这里,希希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他疑惑地歪了歪脑袋,“你,你不生,大爸爸气呀?”

    白珩忍得胸腔都开始不停震颤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爸爸是我老公欸,你确定他会生我气?”

    【卧槽卧槽卧槽!】

    【哈哈哈快看希希的小表情。】

    希希震惊地张开了嘴,他扭头看向依旧沉默但脸色有些不好的小爸爸,以及得意洋洋眼底都带上浓浓笑意的大爸爸。

    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希希耸鼻子:“脑,脑公就不,不生气了嘛?”

    “可小爸爸是,脑,脑p……”

    “生的,”虞然闭了闭眼,瞬间夺过白珩手中的小碗,递到希希手边堵住希希之后的话语,“吃饭,我去跟你爸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哦,”希希眨眨眼,乖乖抱着一大碗的肉肉,高兴地抬头看哥哥,“哥哥!崽崽,赢啦!”

    他哥哥面无表情地赞美弟弟:“你好棒哦。”

    希希咧开嘴,笑得超级开心!

    不同于小胖崽的没心机,哥哥还是很怀疑那个所谓的爸爸帽子里的手机的。

    他小爸爸的反应跟自己早就知道一样,不对劲,一点都不对劲。

    一一开始琢磨着怎么找机会去看手机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这个机会就到了他手里。

    两个去生气的爸爸十分钟后回来了,看着和以往没什么不同,就是气色好上不少。

    希希还小大人一样地开口:“所以要,多生气嘛,气完了,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刚刚坐下的大爸爸嘴角忍不住地勾起。

    他接过虞然的烤肉工作,开始给一家三个宝贝烧烤,虞然负责吃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开蘸料分装瓶太用力,不少污渍沾上了虞然的衣服。

    虞然低头看了眼,干脆直接将外面的连帽衣给脱下来,他里面还穿的一件贴身背心,看着又欲又有力。

    一一站起来,乖乖地跟爸爸道:“爸爸,我给你拿手机。”

    虞然也没反应到什么不对,微微停住等大崽捞机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虞然听着,双手按住衣摆,大大咧咧地脱下衣服,扔到一边。

    【awsl,虞然这腰,这胸肌腹肌,这这这……】

    【呜呜呜这才是我老公啊!我现在去和白珩抢人来得及吗?】

    【舔舔舔,这就是我理想中的公x腰啊!!!】

    【咳咳,见证奇迹。】

    【???什么?】
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