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顶点小说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79章 元帅的小乖崽(4)(1)

    “解释?”顾蕴书沉默了会儿, 突然抬头,微微勾起嘴角, “这不该是秦元帅给我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在秦渝略微不解的目光中, 顾蕴书轻咳一声,“昨晚,第一军团长说,要给我送一个礼物, 等我进房间拆开礼物盒时, 发现, 确实是个好礼物……”

    他意味深长地说完,偏头看了眼黑色卷毛的小朋友, 言外之意根本不用他说,那头黑色的卷毛几乎和元帅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等确定秦渝已经看到他该看的了,顾蕴书这才继续慢吞吞地继续道:“咳咳……小朋友还说,他的另一个爸爸是元帅, 有一个哥哥。”

    秦渝这下是真的惊讶了。

    他毫不怀疑希希是顾蕴书的孩子,以他对顾蕴书的了解, 若真不是亲儿子,希希根本不会有和顾蕴书同桌吃饭的机会,更不会相处得这么父慈子孝。

    甚至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 秦渝心底开始发酸,哪怕听见小朋友喊他爸爸,他也有种, 是在被顾蕴书捉弄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现在顾蕴书亲口承认孩子另一个父亲是他,还表示孩子他也不知道来历, 秦渝心中无限的酸气泡泡全都化作了虚影。

    当然, 目前来说, 更重要的是小朋友的身世问题,他不该继续注意这些细枝末节。

    秦渝想到这,和顾蕴书不经意地对视了一眼,他瞥见对方的注视,慢半拍才挪开视线,生硬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孩子的出现是一个疑点,我想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他刚说着,离他一个座位的小胖崽突然抬起脑袋,眼神怯生生的,“你,你不要希希了吗?”

    秦渝说话不过脑:“要的,我主要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,不搭理希希呀?还,不想希希找你们嘛?”希希睁着大眼睛,仿佛对父亲一直没回答他的那声爸爸有些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秦渝没联系上前文,下意识茫然回复:“我回……”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他噤声,觉得自己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被一个小朋友牵着鼻子走?

    秦渝还在不确定中,而懒洋洋坐在他对面的顾蕴书,却放下了一桩心事,低低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在秦渝疑问的视线中,他抬手捂住嘴角的笑意,“没事,只是高兴而已。”

    不是他一个人,对这个小朋友出现性格上的偏差。

    这恰恰也证明了这个孩子对他们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再仔细一想,小朋友是他和秦渝的儿子,这个结论足够让他笑得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秦渝不懂他怎么就高兴了,只能继续找回自己的节奏,“就刚才的问题而言,孩子的出现是一个疑点,以防万一,我想我们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秦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简单地阐述了自己的想法,然后抬眸,他家陛下撑着下巴,第一次笑得很阳光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秦渝忍不住叫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顾蕴书回过神,含笑补充,“我听着的,鉴于以上情况,我想我们有必要对孩子们进行一段时间的监视与观察,以后可能得麻烦元帅跟我一起行动了,元帅若是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忙!”秦渝下意识接话。

    在看见顾蕴书满是笑意的眼睛时,他才慢吞吞地补充:“为了帝国,忙点也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可以有理由和秦渝尽可能地黏糊在一起,从而转变他们目前的关系,顾蕴书偏执阴暗的内心也变得明朗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两个乖乖吃饭的小朋友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倒是个好事。

    两个爸爸就小朋友来历一事,快速肝完饭去旁边商讨,只剩下吃得多又吃得慢的希希,以及守着希希的哥哥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希希一边咬食物一边愤愤不平,“大坏蛋,不相信希希!”

    “相信的,”一一哄崽技术越来越好了,“爸爸他们不相信我们,不会对我们这么好的。”

    希希鼓了鼓腮帮子,不信:“他,他们就是不信我!不然干嘛还要观察我!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早熟的七岁小崽,一一其实懂得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小朋友继续钻牛角尖的时候,他轻描淡写地揭开了大人们的心口不一。

    “爸爸们还没在一起呢,不观察我们,他们就没机会见面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乖哦,”一一摸摸希希的小脑袋,语气温柔,“我们要好好给爸爸们当助攻的。”

    希希眨眨眼,震惊:“没,没在一起嘛?”

    他还以为,两个爸爸在一起了!

    一一点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吃狗粮专业户一一一锤定音,“真在一起了,大爸爸肯定不自己睡的。”

    希希想了想,觉得哥哥说得真对。

    他可得趁这个机会,多和小爸爸睡一点点!

    两个情窦初开的爸爸商量完后,还是决定最开始先矜持地带崽,每人带一天,增加和孩子的熟悉度不说,顺带也给周围人一个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更希望第一天就同居,但也知道这样的进展太快了,他们得忍住。

    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,在心底定下了期限。

    一周……不,三天,他们应该也可以反应过来了吧?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眉目传情太久,希希已经吃完饭了,坐在椅子上小脚一晃一晃的,撑着小脑袋非常地憨厚可爱。

    看见两个爸爸磨磨蹭蹭地走过来,他不顾哥哥的眼色,拉长语调问道:“好,好啦没有呀?希希跟谁?”

    秦渝被这个问题打得一懵,“什么跟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不是要,观察希希嘛?”希希说着,拉起了哥哥的手,笑容甜甜的,“我们超乖的,爸爸你观察我们好不好?”

    希希已经想好啦,反正两个爸爸还没有在一起,他和哥哥先跟小爸爸睡几天,再助攻也来得及的。

    所以,希希要像大爸爸当时教的那个成语一样,先发制人!

    望着小儿子软乎乎带着恳求的bulingbuling的视线,秦渝滚了滚喉结,将自己暗恋对象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以?”顾蕴书难以置信地,慢半拍学了秦渝的话语,脸色骤然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但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小朋友欢欢喜喜地从椅子上跳下来,开开心心地抱住小爸爸的腰,甜糯糯地:“最喜欢小爸爸啦!”

    “爸爸爸爸,希希还没有衣服哦,希希想要和哥哥一样的衣服,好不好呀?”

    小朋友央着爸爸,想要和哥哥穿兄弟装,一边说着要求一边拉着哥哥过来粘爸爸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都被小朋友包围,秦渝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,有些新奇,也有些难以割舍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两个小朋友的脑袋,像是一个复读机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顾蕴书忍不住打断:“宫里有……”

    希希得寸进尺:“爸爸爸爸,希希还想吃好吃的,你带希希和哥哥去吃好不好?”

    秦渝毫不犹豫:“可以,今天吗?我让陈琦备车。”

    顾蕴书闭了闭眼:“我说,元帅……”

    希希扭扭捏捏:“我,我还想让爸爸帮我,买个机器人。”

    那些机器人都好酷哦!

    秦渝犹豫了下:“可以,我回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顾蕴书总算用他虚弱的声音引起了小胖崽的注意。

    小朋友歪了歪脑袋,疑惑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顾蕴书沉默了会儿,阴恻恻地笑了起来,“机器人算什么,我可以教你开机甲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打了个响指,宽大的宫殿内瞬间出现了个巨型机甲,比变形金刚还要帅气一百倍!

    希希瞬间就被迷住了:“哇!”

    哪怕是沉稳的一一,也不由得站了起来,看着酷炫的机甲张开了嘴巴:“好,好帅!”

    顾蕴书满意了:“你想要的,宫里都有。”

    希希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和小爸爸什么时候都能睡,但这个大块头他不一定能见欸!

    希希抬头看看哥哥,哥哥已经被这大家伙迷住了,也很犹豫,显然,他也很想留下来,但又放心不下爸爸和弟弟。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犹豫不到三秒,突然,他们听见了他们小爸爸的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秦渝略微抬眸,语气凉凉的:“不劳烦陛下,臣自然会教孩子开机甲,陛下还是顾好自己身体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哦,”希希想起来了,“大爸爸身体不好的,都,都抱不动希希了!”

    一一听着有些惊讶,不过确实,今天看着大爸爸身体确实不太行,脸色白得像是打了一层粉一样。

    原本的犹豫和迟疑,全都消散一空,两个小朋友蹭了蹭小爸爸的腰,表明自己的决定。

    秦渝看着顾蕴书再一次阴沉下来的脸,心中竟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他忍住这股笑,一本正经道,“不打扰陛下休息,我带着孩子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之后,顾蕴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暗恋对象,抱着自己刚得来的热乎崽们,消失在自己的寝宫内。

    步伐匆匆,甚至没超过三秒。

    顾蕴书静默地站在原地,半晌后,才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可以,”顾蕴书捏紧自己手中的权杖,自言自语,“山不就我,我就山。”

    什么循序渐进,他现在就要加入这个家!歪脑袋,疑惑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顾蕴书沉默了会儿,阴恻恻地笑了起来,“机器人算什么,我可以教你开机甲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打了个响指,宽大的宫殿内瞬间出现了个巨型机甲,比变形金刚还要帅气一百倍!

    希希瞬间就被迷住了:“哇!”

    哪怕是沉稳的一一,也不由得站了起来,看着酷炫的机甲张开了嘴巴:“好,好帅!”

    顾蕴书满意了:“你想要的,宫里都有。”

    希希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和小爸爸什么时候都能睡,但这个大块头他不一定能见欸!

    希希抬头看看哥哥,哥哥已经被这大家伙迷住了,也很犹豫,显然,他也很想留下来,但又放心不下爸爸和弟弟。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犹豫不到三秒,突然,他们听见了他们小爸爸的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秦渝略微抬眸,语气凉凉的:“不劳烦陛下,臣自然会教孩子开机甲,陛下还是顾好自己身体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哦,”希希想起来了,“大爸爸身体不好的,都,都抱不动希希了!”

    一一听着有些惊讶,不过确实,今天看着大爸爸身体确实不太行,脸色白得像是打了一层粉一样。

    原本的犹豫和迟疑,全都消散一空,两个小朋友蹭了蹭小爸爸的腰,表明自己的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