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顶点小说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卷 第十三章 蚀骨蛟(2)

    云溯松开抓着巨斧的双手,接过短刀,双腿用力一蹬,返回水面换气。

    “呼。。。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向着瀑布下的潭底游去。

    大黑看见云溯露头换气,没入水面大半的身体缓缓坐下,视线透过水面,看着水里的一人一蛟。

    就在云溯上浮换气的同时,蚀骨蛟也上浮换气,紧闭鼻孔的“盖子”打开,喷出了不少的水气,深吸一口气,又潜回潭底。

    书里记载的没错,此妖兽果然需要换气!

    蚀骨蛟换气的动作没有逃过云溯的眼睛。

    云溯看着近在咫尺的蚀骨蛟,双手紧握短刀,贴合在胸前,身体悬浮在水中。

    蚀骨蛟似乎发怒了,从小到大,还没有任何生物能够伤它如此严重,张开利齿,加速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云溯撩动四肢躲过了咬击,尾刺从身后刺来。

    好一招声东击西!

    云溯侧过身体,张开双臂,尾刺擦着胸口而过。

    五指化爪,一把抓在了叉尾上,收紧手臂,紧紧的把叉尾钳在腋下,瞄准尾刺的根部,一刀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手臂向下一沉,整根尾刺被齐齐的切断。

    蚀骨蛟疯狂扭动着身体,大嘴不停的上下张合,鼻孔喷涌出不少的空气。

    云溯摆动双腿,一只手握着尾刺,一只手握着短刀,瞄准蚀骨蛟的身体狠狠的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蓝色的鲜血喷溅,污染了整个潭底。

    蚀骨蛟垂死挣扎,身体不停的撞击在瀑布的岩石壁上。

    云溯旋转手中的短刀,刺的更加的深入,双腿夹住妖兽,任凭它在水中翻滚。

    不多时,蚀骨蛟渐渐的没有了气力,身体慢慢的上浮,漂浮在水面,只有鼻孔的“盖子”一张一合。

    云溯松开双手,仰浮在水面,看着蔚蓝的天空,粗重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水流渐渐的将云溯和蚀骨蛟的尸体推向潭边,大黑兴奋的发出“呜呜”的低吼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鬼东西,是不是故意将我引入潭水中,与哪蚀骨蛟争斗?”云溯好气又好笑的说着。

    大黑扭过头,不再看云溯,游向妖兽的尸体,张嘴咬在尸体上,想要将它拖到潭边。

    云溯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,淌进水面,和大黑一同将妖兽的尸体拖到了潭边。

    “你说着妖兽的肉好不好啊!”云溯对着大黑说道。

    大黑摇动着湿漉漉的尾巴,鼻子不停的在妖兽身上嗅闻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刀划开了蚀骨蛟的肚子,内脏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看着鱼虾和动物的残肢,云溯微微邹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!先尝尝再说!”手脚飞快的开始剥着蚀骨蛟的皮。

    这门手艺可是最近一年才练会的,操练起来,可以一刀剥下一整张皮。

    剥皮的刀突然间颤动了一下,险些划伤自己的手指。

    云溯抬起手臂看着,不是用力过度造成的。

    双臂的皮肤开始泛起黑点,慢慢的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“不好!肯定是这蚀骨蛟尾刺的毒释放到水里,我又喝到了水。。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云溯只感觉一阵眩晕,心脏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大黑。。。快去叫。。。先生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溯双手杵在地面,冷汗不停的往下冒,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。

    “哇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口黑血吐出,脏腑犹如在慢慢的融化一般。

    大黑凑近嗅闻了云溯吐出的黑血,跑到蚀骨蛟的头部,对着头部就是一阵撕咬。

    “咔,咔,咔。”

    利齿破开骨骼的声音传来,大黑能破开妖兽的最坚硬的头骨,可见利齿的锋利。

    云溯瘫软在地,眼皮不停的打架。

    大黑整个脑袋钻进了蚀骨蛟的头骨中,一阵翻动,口中衔着一枚拇指大小的球体,吐在了云溯的嘴前。

    大黑不断的用鼻子拱着蓝色的球体,云溯张嘴将球体吞下。

    水灵气席卷全身,脏腑融化的感觉慢慢的消失,肌肤表面的黑点被撑出体表。

    水灵气主生,对于身体上的内伤,外伤,都有很好的治愈作用。

    水灵气从经脉汇入丹田,不断增加的水灵气充满整个丹田,水灵气在海洋上方不断的涌动。

    “这水灵气留在我的丹田不肯离开!”

    云溯缓缓起身,盘腿而坐,调整丹田真元之气。

    意识覆盖在涌动的海洋之上,火灵气伴随着真元之气挥发而出,将水灵气全部包裹。

    水灵气不断的反抗,好似要冲破二者的包裹,剧烈的撞击,让丹田一阵阵的翻涌。

    “哇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口黑血吐出,体内的水灵气正在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“炼化妖兽之核,需要丹田将其同化!能够周天运转,方为成功!”

    云溯深吸一口气,意识又回到了丹田之中,强行将包裹着的水灵气,运送到海洋之中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。。”

    随着包裹物的渐渐消散,水灵气暴露在海洋之中,仓皇的不知所措,四处游走。

    “嘭。。。嘭。。。”

    水灵气不断的撞击着无形的墙壁,火灵气乘机融入其中,将其焚烧同化。

    每一次同化,海洋便涨大几分,无形的墙壁此时没有作用一般,纷纷回避着浪涌的撞击。

    同化的灵气顺着经脉,脏腑,做着周天的运转,毒液侵蚀的内体正在慢慢的恢复。

    云溯体力正在快速的消耗,流出的黑色汗液顺着破碎的衣服,流淌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体表不在渗透黑色的液体,丹田内的无形墙壁又夺回了主导权,坚实的矗立在海洋的边缘,任由浪涌拍打。

    丹田扩大了几分,能够储藏和转化的灵气也多了几分!

    云溯缓缓的睁开眼睛,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这妖兽之核,果然有几分凶厉,还好我经历过青炎灵液的洗礼,知道如何应对,要不然,此时已经是一滩脓水了。”

    轻轻的活动手臂,皮肤上的黑色结痂纷纷破碎掉落。

    大黑坐立在一旁,摇晃着脑袋看着云溯。

    云溯揉搓着大黑的脑袋说道:“大黑,谢谢你!要不是有你在,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想不到这妖兽之核除了能进阶修炼外,还可以逼出体内的毒素,看来,我看的书还是太少了,对这个世界了解的也太少了!”

    大黑轻轻的呜咽了几声,蹭出云溯的胸口,前肢耷拉在蚀骨蛟的尸体上,扭头看着云溯,欢快的摇动着尾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