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顶点小说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卷 第十七章 安修竹离村(1)

    云长福身体向后一弯,符胜的武技破空而出,擦着他的身前飞向远处。

    “前辈不出手的话,那我只能将全村人都杀了!到时候看你出不出手!”

    符胜咧嘴笑着说道,眼神中迸发出战斗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哎哟哟。。。我的老腰。。。”云长福右手支撑在腰间,左手杵着拐杖,眼看随时都会向后摔下去一般。

    符胜翻转手腕,双手握住长刀,刺向了云长福的胸膛。

    云长福猛的一伸手,捏住了刀背,下坠的身体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看来是躲不过了!看我怎么收拾这毛头小子!

    云长福心中暗想,张嘴说道:“嘿嘿,谢谢符大人的关心!还好没有跌下去,老人家可受不住跌倒!大人!这里有小孩,我们还是进屋比试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云长福手臂一用力,符胜仿佛小树枝上的毛虫一般,身体被抬离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云长福手臂一挥,符胜整个人砸进了客栈中。

    安修竹跑到怀抱小元宝的村民身边,一把拽着他的手臂,向远处跑去。

    云长福直起身子,狠狠的一扭腰,“咔嚓”一声从腰间传来。

    “啊。。。现在舒服多了!”

    云长福挺起身子,身体的肌肉慢慢的拱起,衣服被撑的圆润饱满,身高暴涨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一道:蛮荒之力!”云长福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长福抬头看着客栈深处,散乱的头发,漂浮在空中,眼中爆发着阵阵寒光,现在的他犹如一头雄狮一般,阵阵灵压散布开来,灵气开始暴乱,四周的村民纷纷捂着脑袋,踉跄着脚步躲避。

    灵压,突然暴增的灵气,可以产生巨大的压力,修为低的人,会瞬间被压破身体。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一步踏出,五寸厚的青砖地面瞬间破裂开去,形成了一个五米宽的蜘蛛网般的地面。

    “村长!村长!冷静啊!他可是官家之人!”云元白站立在云长福身边,捂着脑袋,高声喊道,鲜血从鼻孔中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哦!那我不用拐杖便是!”

    云长福松开手中的拐杖,俯身弓体,双脚深深的嵌入青砖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云长福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冲进了客栈,云元白瞬间被气流掀飞。

    “妖怪。。。妖怪。。。整村人都是妖怪。。。”危开城的耳、鼻、眼睛被巨大的灵压,压迫出血,看着云长福冲进去的身影,嘴里不断的念叨着,伸出还算完好的手不断的向前爬去,身后留下一道清晰的血迹。

    符胜瘫在破碎的柜台上,半睁半闭着眼睛,看着站立在眼前,头发悬浮在空中的精壮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符大人,是否还想过上几招?”云长福的声音掺杂着灵压,砸向符胜。

    符胜感觉整个人在深海中一般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符胜睁开闭着的眼睛,颤巍着手,举起长刀,怒吼道:“来!”

    云长福嘴角微微翘起,原地站立,向着符胜所在的方向挥拳。

    “轰。。。”

    狂乱的灵气瞬间将客栈砸毁,符胜被击飞出废墟。

    “噗。。。”

    符胜一口鲜血喷出,瘫软在地面,手中的刀也滚落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高手出招,一招便可制敌!

    云长福颤巍巍的从废墟灰尘中走出,身体又变回了佝偻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哎哟哟。。。我的老腰啊。。。快来人扶我一把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眼扫去,地上瘫软着不少已经昏迷的村民,其他人都已经跑远了,已经没有人能来搀扶他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因为灵压而死,可见这帮村民的境界都不低。

    安修竹站立在符胜的身前,看着瘫软在地上的符胜,从怀中取出一颗玉衡雪莲丹。

    抬起符胜的脑袋,将丹药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还你的情,此后,你我两不相欠!”安修竹说完,劲直走向了云长福。

    “云大哥,我扶你。”安修竹伸手扶着云长福,二人缓缓走到了符胜的面前。

    云长福看着呼吸渐渐平稳的符胜说道:“符大人,老朽年纪大了,下手不知轻重,还望大人海涵!吃了丹药,过一刻时,便可以恢复!”

    云长福站在原地挥拳时,故意慢了半拍,好让符胜躲避,如果不是理智尚存,这符胜早已经变成了齑粉。

    安修竹扶着云长福,慢悠悠的走向大院。

    一刻时后,符胜起身盘腿而坐,运转体内灵气,淤血从口中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这小山村,竟然有如此境界的高手!”

    符胜擦了擦嘴角的血渍,看着尽数全毁的客栈,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,倒出三枚中级灵石,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喂,死了没?没死起来!我们要回去复命了!”符胜看着爬在地上双手紧紧抱着脑袋的侍卫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。。。大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侍卫缓缓起身,擦了擦脸上的血渍,眼神中还有慌乱。

    对于身经百战的四净院的侍卫来说,除非遇到内心深处恐惧之物,才会让他们如此害怕。

    符胜一行人缓缓走出村庄,符胜站在桥头,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村庄,身形消失在了山林间。

    “云大哥,为何动用蛮荒之力,随便让他几招不就行了吗?”安修竹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,咳。。。让他?他可不会让我!一出手便是杀招,弄不好会伤害到周围的人。。。咳,咳。。。人老咯,人老咯。。。才‘一道’就让我腰膝酸软,要是当年,我一个眼神就能瞪死他!”

    安修竹想着周围瘫软昏迷的村民,也只能在心中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云溯在床上醒来,迷糊着眼睛,看见一个女人正在擦拭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云。。。云夫人。。。”云溯赤羞着脸颊,伸手想要拉身边的被褥,奈何他的身体怎么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休息几日便能恢复!你安心在这里休息,我去给你做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云寒蕊说完,将薄纱覆盖在云溯身上,起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薄纱一是可以阻挡灰尘,二是可以给云溯的肌肤透气。

    “呜。。。呜。。。”大黑前肢爬在床头,低声呜咽着,看着云溯。

    “大黑,大黑,我没事了,你不用担心了。”云溯低声安慰着大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