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顶点小说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明萦心(1)

    天边的落雨云,路过无数的大山,洋洋洒洒的飘向了古云村。

    坐落于凤泽国南边的古云村,天气潮湿闷热,加之海洋季风的影响,雨季时更是连天大雨。

    “呼。。。呼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刻不停的挖土,让云溯粗重的喘息着,快速呼吸新鲜空气,想让身体产生更多的真元之气。

    身体表面不断的吸收着周围的火灵气,流过经脉,蜂拥着汇集在丹田内。

    残留的真元之气不足以吸收火灵气,灵气层倒涌至身体各处。

    丹田真元之气吸收灵气后变为海洋状,二者的统称为真灵,海洋上方是未同化的灵气层。

    “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溯的脑袋一阵阵眩晕,灵气正在撩拨他的心智。

    “心魔瘴。。。”

    盘腿而坐,心中意识已是一片茫然,他不知从何下手。

    冥心境,身心经过天雷的考验,丹田可容纳灵气的海洋,扩大了不止一倍,灵气经由身体进入丹田,受到诱惑的丹田海洋,产生巨大的吸引力,撕扯着经脉,想要吸收天地间更多的灵气,坊间传闻,这是同种灵气相互吸引所致,但具体原因谁也说不好。

    冥心境以内修为主,最大程度适应、控制体内的灵气,以达到吸入大量的灵气而不会扰乱心智的目的。

    意识尝试着覆盖在海洋上方,漂浮的灵气层,轻轻一触摸,灵气更加疯狂的侵蚀意识。

    各种画面传入云溯的脑中,黑暗的地底深处,妖兽的残肢骨骸,幽深的河流湖泊,浩瀚的灵气海洋。。。

    那是一幅幅微小灵气生与存的画面,它们源于悬河,散布天地,生于万物,归于万物,是幽、是怨,是喜、是怒,蕴含无穷无尽的情念思绪。

    这些画面在云溯看来,不过是一幅幅幻觉产生的画面。

    意识拨开那一幅幅画面,泪珠从紧闭的双眼间滑落。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以往生活画面,喜、怒、哀、乐,悠悠传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。。啊——”云溯抹着眼泪,仰天长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。。哈哈哈。。。”云溯在山间奔跑,肆意狂笑。

    云思远在一旁看着,一会儿笑,一会儿哭的云溯,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过不了这一关的话。。。只能变为一个痴呆之人。。。或者,死人。。。”云思远鼻子重重的呼出一口,双臂环抱,看着来回奔跑的云溯,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的云溯,谁也帮不了他,只能依靠他自己挺过这一关。

    “噗。。。咳,咳。。。哈哈哈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溯一拳打在自己的胸口,血液饱含的火灵气,挥发到到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双拳不断的击打胸口,云溯嘴角挂着诡异的微笑,眼神一片空洞,直愣愣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鲜血从口中流下,胸口侵染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麟片慢慢的颤动了起来,血液中的灵气被吸吮进麟片之中。

    浮动在周身的火灵气,转而钻向了麟片。

    没有了灵气疯狂灌入,云溯一只眼睛转动了一下,另一只眼睛依旧保持着空洞的神情。

    右手拔出腰间的短刀,手腕翻转,刀刃对准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啊。。。呜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溯颤抖着嘴唇,似乎想要说话,但却说不了任何一个字。

    意识渐渐的恢复,按照书中记载,将意识覆盖在海洋上,而不是漂浮在海洋上的灵气层。

    强行抽离丹田内包含灵气的真元之气,顺着经脉游离在身体各处。

    “连星。。。成线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溯艰难的说出四个字,星点遍布的灵气,开始延伸出细线,不断的接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颤抖的手握着短刀,越来越靠近胸口,鲜血顺着刀刃滴下。

    同化过的灵气开始夺回身体的主导权,狂野的灵气被挤出了身体。

    肌肤传来丝丝阵痛,另一只眼睛也渐渐的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低呵一声,捏紧双拳,双臂悬停在胸口。

    灵气从肌肤、器官进入身体,通过经脉的流转进入丹田,融入真元之气以后,便会带上自己情绪,力量等等。

    如果大量的灵气没有经过丹田的同化,再次从身体的各处散发出来,内外灵气共同作用,那便会造成身体器官的撕裂伤。

    “叮当”一声。

    短刀掉落在碎石泥土上,云溯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他顺利的通过了心魔瘴的考验,进入了冥心境第二重——意盘成龙。

    一境九重,每一重完全掌握之后,才可为进入下一重的修炼,训练时说的重级是虚幻的,要么是刚进入,要么是正在修炼。

    而在敌人眼中的重级,则是实打实的重级,就如云溯现在进入二重,而在敌人看来,他却是一重的实力。

    每一重都有不同的作用,熟练掌握,可以随心运用,就如没有通过心魔瘴和通过心魔瘴的人,一个容易被精神干扰,一个的抵抗力强一些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云溯瘫软在地上,落雨云慢慢的向着城墙边涌来,天空飘起了毛毛雨。

    “还没准备好,就开始大量吸收灵气,强行进入心魔瘴,你的想法还挺怪的!”云思远看着萎靡的云溯说道。

    “思远哥。。。我没太在意,忽略了真元之气的急剧减少,大量吸收灵气,进入丹田,会引发心魔瘴的开启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思远撩开云溯胸口的衣服说道:“皮外伤,可自行恢复。家父将这枚麟片给了你,看来是给对了!正是它帮你渡过了心魔瘴。”

    “呼。。。还好麟片吸收了灵气,要不然现在我就被开膛破肚了!”云溯松了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来吃点东西,家母特意为你做的火灵饼和羊奶。”云思远说着,打开了镂空灵花木提笼。

    云溯一边嚼着,一边说道:“思远哥,这饼还有肉馅啊。不是要修炼吗?怎么让我吃起饭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