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明萦心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待会儿饿晕过去了,还怎么修炼,除了吃饭和晚上短时间的休息,剩余的时间都要修炼,你做好心理准备吧!”

    “哦。好的!思远哥,你不吃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特意为你做的,妖兽肉做的馅。这点兽肉作用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已经微不足道了。”

    妖兽之肉,蕴含属性灵气,虽不如妖兽之核那般丰蕴,但每个部分的作用却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云溯盘腿运转周天,饱腹感扫退了不少疲累。

    “小小坑洞,看我如何收拾你!”

    云溯弹跳而起,三步并作两步,俯身在坑洞边,双手不停的扒拉着碎石泥土。

    丹田内真元之气,慢慢的滴落在海洋中心,蜂拥而至的灵气窜入其中,多余的灵气散布海洋上方,而不会倒涌扰乱心智,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空气中蕴含的灵气没有那么纯粹,火灵气中掺杂着不少其他灵气,肌肤是第一道甄别之所,身体各处为第二道甄别之所,丹田为第三道甄别之所。

    人类日常呼吸之时,会吸入杂乱的灵气,随着血液的流动,掺杂的灵气便会排出体外,经过千万年的适应,只有排出大量的未同化的灵气,内外同种灵气相互作用,才会产生撕裂伤,与体质也有关系。

    雨势渐渐加大,冲刷着碎石泥土。

    云溯抹了一把脸,雨中作业,需要灵气维持体温,无异增加了体能的消耗。

    六天六夜的时间,云溯除了片刻修整,其余时间都在挖土填坑,纯黑色的眼袋挂在眼下,本来就瘦小的身体,显得越发的佝偻。

    “。。。思远哥。。。坑填好了。。。”云溯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只感觉自己真的突破了极限,一闭眼,站着都能睡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去将倾倒的树桩,大树全部扶正!”云思远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树桩下不断的挖坑,三百斤的臂力推动树桩下落还是容易的,但是到了倾倒的大树是却犯了难。

    蚍蜉撼大树,可笑不自量。

    云溯在倒地大树的根部挖掘深坑,树干下挖掘倾斜向深坑的斜坡,斩断多余的树枝,让大树借助自身的重量将自己扶正。

    五天的时间,云溯终于将所有倾倒的树木全部“扶正”。

    “思远哥,全部做好了。。。”云溯说话的声音很小,仿佛没说话一般。

    云思远看着那一排排大树,摇着头无奈的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苍天大树,被你弄成了灌木丛,还得让我一棵棵的弄出来,重新种好,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思远的话还没说完,云溯仰头一倒,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“比起我受过的训练来说,你算轻松的了,不过也是难为你了。”

    云思远抱着云溯,向着村庄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日夜交替,云溯在床上昏睡了三天。

    云溯直挺起身体,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,眯眼看着照在木窗上的阳光,已经是日晒三竿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吃饭,没人叫我吗。。。”云溯吧唧着嘴说道,抬起手就想揉搓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我的手怎么了!”

    云溯惊慌的喊道,他的双手被白布裹成了粽子。

    走廊中,晒着太阳酣睡的大黑,听到屋中的吵闹声,撅起后腚,压弯身体,列开大嘴,打着哈欠,伸了一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

    大黑挤过门缝,晃晃悠悠的走向床边。

    “大黑!我的手怎么了?怎么被裹起来了!!”

    大黑眯起眼睛看着云溯,跃起前肢扒在桌边,侧头轻咬住瓷瓶,转身将瓷瓶丢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云溯用白布包裹的双手夹住瓷瓶,努力的将它翻转,想要找到丹药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呼。。。还好,这是治疗皮肤划伤的膏药,我还以为我的手没了。。。”云溯长舒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大黑转动耳朵,看向木门,轻轻地摇动起了尾巴。

    云寒蕊抬着小木盆从门缝间挤入,看着端坐在床上的云溯,轻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云寒蕊将木盆放在桌子上,对着云溯说道:“睡得可真够久的!我来给你换下药。”

    “云夫人,我的手没什么大碍吧。”云溯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虽然见骨了,但是膏药的作用明显,三天的静养,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冥心境的体质称为开玄体,可以防止邪灵入体,可是远远达不到抵御凡品(掺杂少量的灵气,多用于生活器具等等)武器的攻击。

    云寒蕊搽上新的膏药,更换了布条。

    “云夫人,你知道我的母亲长什么样子吗?”云溯看着眼前温柔细心的女子,心中不由得一阵感触。

    云寒蕊愣了一下,缓缓说道:“知道啊,她呀,对别人是温文尔雅,落落大方,在云谏面前却又是活泼灵动,善解人意。村里人都很喜欢和她相处,这也是萦心能居住在本村的原因。唉,你出生时候,还是我接生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好了,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”云寒蕊一时语快,等到说完,才感觉自己说漏了嘴,起身就想离开。

    云溯挪动身体,手肘撑着床板,对着门口的云寒蕊说道:“等等,云夫人,你能和我说说,我母亲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云溯问过云谏自己母亲的事,但是云谏似乎不愿意提及,他也问过云长福,但是云长福总是找借口说:“年纪大了,记不得咯”。

    云溯触景生情,随口便问了一句,没想到真的让他问对了人。

    云寒蕊矗立在门口许久,缓缓合上门,转身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萦心当时身染重病,她怕服用丹药会影响到你的发育,所以她拒绝治疗,你云爷爷本来打算在她生产完时,用丹药强行治疗。。。可是,那时已经无力回天了。”

    是药三分毒,无论在哪个文明,都是如此,随着境界的增长,可以将服用丹药造成的副作用降到最低,或者逼出残留的毒性,但那也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依然会有物竞天择,依然会有病死老死,修仙的世界,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。

    “哪母亲是什么境界?不是到达通灵境以后,身体便能百病不侵吗?为什么母亲会生病呢?”

    面对云溯一连串的提问,云寒蕊也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“哎,也许冥冥之中,上天自有安排吧。每个人都会死,只是早死晚死罢了。修仙能长生?那只不过是坊间的传闻。。。你呀,好好活着,便不会辜负你母亲的一番心意了。”云寒蕊叹息着说道,似乎不愿再多说。

    云寒蕊起身离开了房间,云溯独自一人坐在床上,思考着什么。

  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