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顶点小说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四净院总领(1)

    日夜交替,白须老者接连几日驱赶青鸟车,向着边境飞去。

    “完了。。。真的完了。。。我们一逃,真的坐实了叛国刺杀之名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管同甫老泪纵横,原本风光无限的朝中老臣,遇到这种事,苍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父亲,五年了。。。我们的罪名早已经坐实,杀头不过是早晚的事,逃出去还能找到证据,以证清白啊!”管鸿熙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管同甫缓缓的摇着头,抬起满是伤痕的手,擦拭着眼角的泪滴。

    “簌——簌——”车厢划过枝叶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抓稳了!”白须老者低吼一声,双手死死拉着缰绳,身体向后仰着,眼神中散布一阵阵的惊恐。

    车厢里的人东倒西歪,树枝噼里啪啦的折断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喔——”

    青啸灵鸟长啸一声,在断树碎枝间扑棱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,你们没事吧!”白须老者从灌木丛间穿出,急忙找寻着管同甫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快去看看其他人有没有事!”管同甫撩开大衣看了看,一截树枝插进了腹部,急忙用腰带勒紧伤口。

    “熙儿,你没事吧!”管同甫向着一旁的管鸿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。。父亲,你的伤口!”管鸿熙挪动身体,按压着管同甫的伤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带上大小双,我们先离开此地再说!”管同甫一改颓势,起身率先跳下青鸟车。

    管鸿熙抱着两个女儿,紧紧跟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来抱着孩子,我去看看父亲!”管鸿熙将女儿交给了他的妻子,追上了管同甫。

    白须老者扶着管同甫说道:“大人,你的伤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们快走!熙儿说的对,找到证据才能证明我们管氏家族的清白!”管同甫捂着伤口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在朝为官多年,深知官场的险恶,空口白牙,无凭无据,皇帝是不会相信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白须老者看着青鸟车说道:“青啸灵鸟已经到极限了,我看它们也活不了多久了!我们步行向着西边走,哪里有人接应!”

    一众人快速向着西边逃去。

    荆锐锋在林中急行,担任四净院总领十年来,第一次让朝中重犯脱逃,虽然身有靠山,但也免不了皇帝的责罚。

    “散开!”荆锐锋低吼一声,身边的侍卫纷纷的四散开去。

    管同甫越走越慢,伤口的流血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大人!你再坚持一下!马上就有人来接应了!”白须老者扶着管同甫说道。

    “吁。。。吁。。。”管同甫摇着头,呼吸越发的急促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站在管同甫等人前面说道:“管大人伤势不轻啊!不妨让在下帮忙治疗如何!”

    “荆锐锋!我们这几年来该说的都说了!我们是被冤枉的!我们同朝为官多年,我管某人的官品如何,朝野上下有口皆碑!你怎么就是不信呢!”管鸿熙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只相信证据!让你们苟活了那么久,真的是皇恩浩荡!”荆锐锋板着国字脸,拱手高举,冷语说道。

    一道刀影狠狠的劈向荆锐锋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鼠雀之辈!”

    右手手腕一拧,长剑在空中旋转,右手抓住刀柄,弓身向后挥斩而去。

    “铮!”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没有刀剑剑入体的声音传来,荆锐锋凝视着来人手中的金属丝编织的手套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鬼刀圣手——逢远!”荆锐锋淡淡的说道,用力想要将长剑拔出,但是长剑被来者狠狠的捏着。

    逢远把大刀抵在荆锐锋的脖子上,沉声说道:“管大人是忠臣!荆大人可别枉杀了忠良啊!放他们走,我可留你一命!”

    “敢和我们四净院抢人!我看你是活腻了!”荆锐锋丝毫不惧怕脖边的大刀,瞪大了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逢远额角青筋暴起,右手大刀划下,荆锐锋松开右手,整个人侧面倒下,左手手袖伸出一根长针,刺进了他的膝盖。

    “让你逞英雄!”荆锐锋左手掌一用力,打在长针的根部,长针没入逢远的膝盖内。

    “无耻小人!”逢远怒喝一声,另一只脚踹在荆锐锋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荆锐锋整个人像飞箭一般,穿进了树林深处。

    “逢兄!”管同甫慢慢挪向逢远,双手捏着他的双肩,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“管大人,你们速速离去,由我断后!来日方长,望以后,我们还能把酒言欢,秉烛夜谈!”逢远搀扶着管同甫说道。

    白须老者拉着管同甫急声道:“走吧,大人!不能再耽搁了!”

    逢远身后匆匆赶来二十名持刀武者,扛起管同甫就往西边赶去。

    逢远弓下身子,左手捏住长针根部,一咬牙将整根长针拔了出来,膝盖瞬间鲜血渗出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长针,狠狠的丢在地上,紧紧捏着右手的大刀,有些踉跄的向着树林走去。

    管同甫一行人匆匆赶到河边,河边早已经有船只在等候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来啊!”岸边五人焦急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突然,一人指着前方说道:“来了!管大人来了!”

    五人急忙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!”侍卫首领高声喊道,带着一百多名侍卫突然冲出,将一群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保护大人!”白须老者高声喊道,身边的守卫护着管家人冲向船边。

    荆锐锋冲进人堆,手起刀落,长刀抵在了管同甫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!想要他活命!就放下武器!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荆锐锋,但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还活着!难道逢兄他。。。”管同甫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荆锐锋嘴角一撇,左手抬起说道:“你的逢兄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不!不!不可能!他可是炙阳境的高手!你怎么可能打赢他!”管同甫不可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炙阳境,上玄三境最后一境,临门一脚,便是地之九决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。。老东西一个,炙阳境又如何!时大人早就想除掉此人,让我早早准备!”荆锐锋有些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管五!速速带着熙儿他们离去!我已命不久矣!快走啊!”管同甫对着白须老者,声嘶力竭的喊道。

    管同甫接连赶路,早已流血不止,衣服上一大片血渍,脸色如宣纸一般煞白。

    “不!父亲,没有你,我们哪里都不去!”管鸿熙抱着两个女儿对着管同甫喊道。

    管同甫看了周围一眼,五十多人,现在只剩下了二十几人,紧紧的护在管鸿熙的身边。

    管同甫深深的看了管鸿熙一眼,伸手抓住长剑,脖子向前一顶。

    荆锐锋没有预料到管同甫会如此,急忙拔出长剑,鲜血喷溅,管同甫整个人瘫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快。。。走。。。”管同甫用尽全身力气,看着管鸿熙,挣扎着说出这两个字,渐渐的便没有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父亲!!”管鸿熙挤身就想冲上去,身边的护卫死死的拉着了他。

    “反抗之人,不留活口!”荆锐锋冷冷的说道,丢下手中的首级,向着管鸿熙走去。

    厮杀声、喊叫声在四周回荡。

    管鸿熙将女儿递给了女子,捡起地上的长刀,向着荆锐锋冲去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荆锐锋轻松的接下了管鸿熙的劈砍,抬起右脚一脚踹在这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哇。。。”管鸿熙大口吐着鲜血,身体不自主的颤抖。

    荆锐锋双手握着长剑对着管鸿熙的脑袋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哧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