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顶点小说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取名(1)

    黑色身影悄悄摸入一户人家,低垂着身子在四周探视,确认屋中没有人活动之后,闻着空气中的味道,小碎步走向厨房。

    院中角落的大狗,竖立起原本耷拉的耳朵,左右旋转,来人的脚步声惊动了它。

    大狗猛然间睁开眼睛,挺直身体,嗅闻着空气,挪动四肢,走出了狗窝。

    “汪!汪!汪!”

    青目在黑夜中闪烁,对着厨房门口的人张嘴狂吠。

    “是谁!”屋中男子大呵一声,起身夺门而出,手里抓着一柄长剑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立马意识到不好,三两步跑到院墙,手臂一撑,跳出了三米的院墙。

    “汪!汪!汪!”

    院中大狗叫的更加的欢实,前肢扒拉在墙上,对着黑影离开的地方怒吼。

    院中男子看着黑衣人落跑,急匆匆跑回房间,取出一根细竹,对准天空,狠狠一拉绳线,红色烟花在天空中炸裂,轰鸣声回荡在四周。

    细竹中放置有火药,底部有触发机关,可以瞬间发射红色烟花,这是小镇上特有的预防和警示措施。

    比起大的城邦,利用充满灵气的竹子,来制作发射器具,更加的便宜,能够达到分配到家家户户目的。

    凤泽国地域宽广,镇与镇之间相隔很远,不可能随时派兵支援每一个村镇,只能由当地的官员进行自治管理,每年派巡察之人监督。

    泰普镇因为靠近西边洪荒世界,烟花警示,也是这个小镇上的特色,其他的小镇看到烟花的便利和时效,纷纷模范采纳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”敲门声响起,巡逻官兵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发射烟花的庭院。

    男子拉开大门,述说着刚才的发现,官兵相视一眼,四散开去。

    云溯被烟花的爆炸声惊醒,三两步跑到窗前,一把推开木窗,向着四周眺望。

    过节?新年应该早已经跨过去了,这是小镇在过什么节日吗?

    云溯套上鞋子,大衣里藏着长刀,跳上窗台,身体一翻,跃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夜里寒风吹拂,云溯紧了紧大衣眯起眼睛看着下面的街道。

    一道矫健的身影穿梭过街道,向着城内更加昏暗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“三十名官兵,加上远处赶来的人,足足有百人了!”

    云溯看着街道的官兵,百余人,愣是没有围住此人,现在他们正在附近挨家挨户的搜查。

    “藏在石狮子后面,都能让此人躲过去!果然如大娘说的一样,都是些饭桶!看身形不是父亲,也不是先生,算了,回去接着睡觉。啊~”

    云溯打了一个哈欠,脚尖一点,跳出了屋顶,手掌一拉窗沿,跳回了房间中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在屋中寻找火烛。

    “呼。。。呼。。。”吹燃桌上放置的火折,点燃了火烛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大半夜,现在可真是一点都不困!

    云溯舒展了一下身体,拉开包囊,将里面的东西悉数的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低阶水灵石共有三十六颗,要是当时多挖一点就好了!”

    云溯此时是相当的懊恼,毕竟那些灵石只要全部抠下来,他就的变成了一个如假包换富翁。

    云溯将所带的物品归纳整理了一番,《山海聚灵功法》和《镇魂》两本书放在最底部,易髓丹和云思远给的两瓶丹药放在一侧,用换洗的衣服盖住它们。

    “难得来镇上,泡一个澡,舒缓一下身心!嘿嘿!”

    云溯美滋滋的说着,三下五除二拔干净衣服,伸手触动了出水口的法阵,热水鼓动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跳入水盆,热水漫出了水盆,云溯抹了一把脸,靠在木盆边缘。

    《镇魂》里面说,只有进入地之九决的人才有实力进入悬河范围,进阶需要妖火的辅助。。。开始时修炼时,还需要能够容纳妖火的灵戒。。。

    云溯越想越急躁,双手揉捏着短发说道:“啊。。。烦死了,去一条河还需要那么多的东西,什么妖火,什么灵戒,我哪里去找这种东西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将头没入水中,不再去想这些事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泡的全身酥软,擦干身上的水渍,换上换洗的衣服,盘腿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两把刀,一长一短,既然归我所用,好歹起个像样点的名字!”

    云溯抽刀出鞘,横放在床上,看着黑色玄品短刀,星点散布,又看了看王品长刀,刀背上的赤红色的火云花纹,一时间还真的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唉!有了!火灵气汇聚的斑点,玄铁打造,那就叫它‘星玄’!这把火云图案的长刀就叫它‘幻云’!”

    两把刀都是残品,一把是由云谏修炼时的长刀做成的短刀,一把是修补了破口的长刀,但是在云溯心中,它们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王品长刀和王品麟片哪个更坚硬些!”

    云溯从胸口取出麟片,捏着绳子,向着长刀试探过。

    二者好像有敌意一般,空气中的火灵气汇聚过来,灵压慢慢的增加。

    幻云自旋刀身,刀刃对准麟片划了过去,麟片也不甘示弱,翘起身子,尖端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铮——”

    火星爆溅,二者纠缠在了一起,谁也不服谁的样子。

    云溯急忙翻转手腕,将幻云扯离麟片。

    幻云离开麟片,麟片颤动了几下,便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嚯!幻云和麟片连划痕都没有!虽说这王品只会吞噬灵气,可你们争锋相对的样子,却有几分圣品灵器的味道!”

    云溯捏着衣角,擦了擦幻云,收刀入鞘,闭上眼睛开始四重——脉元的修炼。

    云长福给云溯麟片的时候,并没有告诉他,这枚麟片是两位先祖融了灵魂注入麒麟雕像,一千年后所蜕皮的麟片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第一代可以被控制的麟片,经过成千上万年,早已经吸收不知多少灵气,而它的品阶,不只是云溯眼中的王品灵器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云溯在群山中行走,总是提心吊胆,根本没有时间修炼,好不容易来到了镇上,他可要好好修炼一番。

    周天运转,经脉缝隙间镶嵌了不少的真元之气的颗粒,慢慢的用意念力牵引着它,将它拉长、变细、铺开。

    真元之气在古时候,是内家修炼的东西,俗称内力,掌握了内力,便可飞天遁地,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内力变为了修炼灵气的辅助,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辉煌,就算是天道修罗,也因为灵气的出现而做出了改变。

    “吁。。。”

    云溯轻轻吐出一口气,散去真灵,今晚的修炼最多可以覆盖六条经脉,他还差的很远。

    推开窗户,外面雾气覆盖在房前屋后,给人一种异样的压抑感。

    云溯收拾好东西,背上包囊向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他的包囊里都是重要的东西,何况小镇出现了盗贼,他可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楼下大厅,天色尚早,五定楼还没开门营业,石明和几名店小二围在柜台前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唉,你听说了吗?昨晚,哪个盗贼又出现了!还杀了一户人家的大狗。”一名店小二笃定的说道。